谢春花的歌和蒲城的核雕-九州娱乐_九州娱乐网【官方网址注册立送彩金!】

谢春花的歌和蒲城的核雕

来源:九州娱乐_九州娱乐网渭南日报全媒体  时间:2018-04-26

  木心在《素履之往》中说过一句话,所谓无底之渊,下去,也是前程万里。

  大凡非遗项目都难逃式微的命运,不过看过巧夺天工的蒲城核雕,见过执着坚韧,对民间艺术满腔热忱的核雕传承人耿东旺之后,便不由自主记起这句话。在第五十三届全国工艺品交易会上,这个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年轻传承人和他的核雕艺术品《马拉车》与《核舟记》,收获的赞叹与好评无数。

 

  “小小核桃也能雕出这么细致的姿态,你看,这个马车的门是可以打开的,是活得。那个核桃里面的房子,窗户也是能打开的。”拿着放大镜的小姑娘,边看边评论,时不时抬头问站在柜台里的耿东旺:“为什么要用核桃雕刻?有什么特殊意义吗?这个真的是您雕出来的?这个马拉车用了多少个核桃啊?还有这得用多长时间才能雕出来啊?看起来太难了。”

  

  耿东旺笑着答道:“在古代民间多以桃核雕刻,因桃字为‘逃’音,穿孔系挂在身上作为“辟邪”之用。另外,这个真的是我用两个核桃雕出来的,大概一个多月的时间。拍张照片,发个朋友圈吧,让你的朋友也认识认识我们蒲城的核雕,帮我们做个免费宣传。”小姑娘不住地点头,之后便拿出手机拍照,发朋友圈,还自己先给这条朋友圈点了赞。一上午的时间,蒲城核雕展位前一直人潮涌动,热闹非凡。耿东旺忙着发名片,嘴里不断道谢:“请多多关注蒲城核雕,谢谢大家。”

  午饭时间,展位前的人才渐渐少了,我们便趁着空档走进了展位,也用放大镜近距离地观看了这个人人惊叹的“马拉车”:一匹油光水滑的枣骝马,形体俊美而健壮,一脸沧桑的老车夫驾着这辆马车,透过并未遮挡的车身窗牖,能看见车里面坐着的小孩儿,车后面还有一个人护着几袋粮食。明亮的灯光下,地上悠悠掠过一辆线条雅致的马车倒影,闭上眼睛,仿佛能听到马车“格拉”“格拉”响着,声音越来越近。

  放下放大镜,再看,原来这个马拉车不足手掌大,可细致末梢竟然雕镂地如此精致。想起散文家魏学洢写成的《核舟记》,里面有个特殊技艺的人叫王叔远,他雕刻的“苏轼游赤壁”核舟,有“罔不因势象形,各具情态”“而计其长曾不盈寸,盖简桃核修狭者为之。”足以见得,核雕的极高艺术和观赏价值。

  

  “越是小的东西越是费工夫,耿老师你是做到的?您接触核雕多长时间了?看起来您像八零后。”我们问他。

  耿东旺扶了扶眼镜,没有回答我们的问题,倒是反问了一句:“你们听过谢春花的歌吗?就那个《借我》。借我不惧碾压的鲜活,借我一束光照亮暗淡,借我笑颜灿烂如春天,借我杀死庸碌的情怀.....”他笑:“我是近80后,78年的,在非遗传承人里面算比较年轻的。但进入核雕这个行业已经十二年了,怎么说呢?核雕在物质上真的没给我带来多大收益,可我为什么还能坚持这么久?就像谢春花唱的,它给了我杀死庸碌的情怀,不惧碾压的鲜活,我不止是在雕刻核桃,还在其过程中塑造自己的身心。不是都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对我来说,蒲城核雕就是我的诗和远方。”

  “可没有物质收益的核雕,能支撑多久?这毕竟是个物质的世界。”我们好奇。

  “嗨!刚刚忘了告诉你们,核雕是我的爱好兴趣,其实我是一名口腔医生,我的核雕作品多半都是晚上或者工作之余雕刻的,其实我上大学的时候就喜欢核雕,后来还专门拜了师傅学习,自己也在网上学着别人雕刻,也是在不断失败不断重来之后才取得成绩的。你问我怎么坚持?就谢春花的那首歌了,不管不顾不问不说,但始终都保有热情和不惧碾压的鲜活态度。对我而言,一枚核雕就是一个有生命、有空间、立体感极强的艺术品,它必须宛如一曲音乐、一段舞蹈、一股生命之流,能给人带来视觉的享受与心灵的震撼。”耿东旺又说:“所有的事情都讲究一个态度和坚持。”

  

  如果说,谢春花的歌是他对蒲城核雕的态度,那么他一系列的获奖作品则是业界送给他十二年坚持民间艺术的最好“礼物”。

  核雕作品《富贵平安活链提梁瓶》获2016年海峡两岸第四届中华工艺精品奖,最佳传承奖,《多子多福活链提梁瓶》获中国工艺美术协会2017年深圳“金凤凰”工艺品创新设计大赛银奖,《风雨同舟》获中国工艺美术协会2017年广州“金凤凰”创新设计大赛银奖,2018年获中国工艺美术协会53届“全凤凰”创新产品设计大赛金奖。蒲城核雕也因此被外界所关注。

  

  说到蒲城核雕的未来发展,耿东旺早已有了规划:“因为核雕制作时间长,很费工夫所以价位就很高,市场定位也很高端,所以我们现在并不以‘卖’为重点,而是走的‘展’,以打造精品艺术品为主,通过各种各样的展览会,把蒲城核雕这个非物质文化品牌先树立起来。另外,我自己还想在西安开一个古玩店,把自己制作的一些精品核雕展出来。”

  走出蒲城核雕展位时,那个《马拉车》前面又一次围满了人,与其他展位前寂寥的参观者相比,这里简直就是闹市。耿东旺站在展位前,像早晨一样耐心地回答大家的各类问题,介绍蒲城核雕。看他这么忙,我们也就去了别的展位,可没一会儿,他就找来了,急匆匆地问:“你们回去是要写蒲城核雕吗?”我点头,他又补充一句:“那记得也写上谢春花的《借我》,因为核雕带给我的就是这个,杀死庸碌的情怀,不惧碾压的鲜活!”

  突然想起木心的又一句话,凡心所向,素履所往。(记者 程瑾)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